北京一高尔夫球场占用耕地被关停每人数十万会员费两年难退

两年前,因占用耕地和林地,北京观唐假日休闲运动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唐俱乐部)所建高尔夫球场被关停,目前,该球场处于荒废状态,有大面积推土机铲除的痕迹。

不过,多名该俱乐部会员向澎湃新闻()反映,球场关停之后,会员缴纳的每人数十万元会员费却遇到追讨困境,有的会员一年前就诉至法院并打赢了官司,但依然未能要回会费。

工商信息显示,观唐俱乐部的两家股东分别为观唐伟业投资集团、北京市东郊农工商联合公司(以下简称东郊农场)。10月20日,东郊农场的母公司北京首都农业集团(以下简称首农集团)就此事回应澎湃新闻称:“我们会安排东郊农场进行说明。”但截至发稿,东郊农场尚未表态。

一份名为《观唐假日俱乐部会员会费退还方案》的文件称,俱乐部将进行分期、分批、逐笔完成会费退还,拟于2017年4月30日前退清。

2014年,包括北京在内的全国多地掀起一场清理高尔夫球场侵占农耕用地、绿化用地的整治风暴。

同年9月18日,北京朝阳区政府召开“清理整治高尔夫球场”工作专题会,要求观唐俱乐部即日起停业,限期对其高尔夫球场占地清退复耕。

观唐俱乐部所占农用地归属东郊农场。工商信息显示,观唐俱乐部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其法人股东有两家,一家是观唐伟业投资集团,一家则是东郊农场,认缴出资额分别为1400万元及600万元。

2014年9月23日,观唐俱乐部发出停业“整改”通报称,截至9月23日,俱乐部尚未接到朝阳区政府有关清理整治工作的进一步要求和相关文件,“希望广大会员给球场一定的时间,相信球场会处理好相关后续事宜。”

到了2016年3月16日,观唐俱乐部又发布通报称,根据国家对高尔夫行业清理整顿的形势判断,2016年,该俱乐部的球场将不能对会员提供服务,鉴于此,观唐俱乐部将启动保障会员会籍的各项工作。

“自开业至2014年9月停业,观唐俱乐部共吸纳200多名会员,少则三五十万,多的六七十万。”马先生是观唐俱乐部会员,他说目前球场被铲平,连会员接待大厅也没有了,“有多名会员曾一起前往首农集团信访办反映情况,但对退费一事,该集团总是说会高度重视,随后便不了了之。”

据《新京报》2014年9月27日曾报道称,观唐俱乐部吸引了两百多名会员的加入,观唐会籍包括个人卡(30万-35万元)、金卡(50万元起步)、公司卡等形式,有会员称观唐的注册资产才2000万元,而会员的会费合起来是1.5亿元。

10月19日,澎湃新闻曾致电观唐俱乐部核实相关情况,该俱乐部工作人员以相关负责人不在为由,未予置评。

“我们信访办不接待新闻采访。”首农集团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前确实接待过信访者,但他们只是管理部门,“具体处理情况需要问东郊农场。”

经澎湃新闻向东郊农场办公室、投资发展部等部门进行咨询,工作人员均以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了采访。

10月20日,首农集团曾致电澎湃新闻称:“我们会安排东郊农场进行说明。”但截至发稿,东郊农场尚未表态。

位于北京朝阳区金榆路18号的观唐高尔夫俱乐部,大门被铁丝网封锁。 澎湃新闻记者 林平 图

2013年,马先生以自己公司的名义与观唐俱乐部签署入籍协议,花费78万元。该俱乐部停业整顿之后,因会费的退赔事宜一直协商无果,马先生于2015年3月将观唐俱乐部告上法庭。

法院认为,观唐俱乐部因违法占用耕地等原因被政府部门停止运营,原告在较长时间内无法按照约定享受到相应的服务,且被告目前无法明确可以恢复营业以及恢复营业的时间,已构成根本违约。

法院根据原告入会时间、被告停止经营的时间、双方陈述会员价与非会员的差额等因素,酌情判决被告返还原告会籍购买费用77万元。

另一名会员任先生和马先生的遭遇类似。任先生状告观唐俱乐部,朝阳法院也于2015年10月最终支持了他的诉求,要求被告退还会费77万元。两人的案件经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判决生效。不过,两人都遭遇了执行难。

马先生称,观唐俱乐部至今未向他退还会费,他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也无果,“官司打赢了,却面临无法执行的尴尬局面。”

“被告无财产可供执行,退费事宜被搁置至今。”马先生的代理律师透露,法院执行法官称被告还担负着一起1700万元的工程欠薪债务纠纷。他认为,观唐俱乐部无钱偿还,其股东应当按照出资比例履行义务,东郊农场应当承担责任。

马先生的代理律师还表示,2016年初,他代理了另外3起会员状告观唐俱乐部的案件,“有50多万的,也有70多万的,法院都作出退还会费的判决。”

“目前有会员已经接受了观唐俱乐部退还一半会费的方案。”马先生的代理律师称,购买会籍的大多是企业老板,他们也不太愿意继续纠缠下去。

马先生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一份盖着观唐俱乐部公章、名为《观唐假日俱乐部会员会费退还方案》的文件称,2016年4月1日至4月20日,该俱乐部对会员进行会籍登记、核查,俱乐部将进行分期、分批、逐笔完成会费退还,拟于2017年4月30日前退清,根据每位会员会籍费未能消费的具体情况全额退还。

该方案出具的日期为2016年3月25日。10月24日,澎湃新闻为此多次拨打观唐俱乐部电话,欲再度询问会员登记情况,均无人应答。

公开资料显示,坐落于北京朝阳区金盏乡的观唐俱乐部于2008年底开始对外营业,占地97万平方米,是一座拥有18洞球场的大型高尔夫球俱乐部。

澎湃新闻查阅发现,近20年间,国家相关部门曾多次出台整治高尔夫球场的禁令。早在1997年5月18日,中央即下发通知明确要求,禁止占用耕地、林地和宜农荒地用于高尔夫球场和高档房地产开发建设。

不过,在严令之下,高尔夫球场的建设屡禁不止。据新华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中央发文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时,全国高尔夫球场数量不到200家。10之后,这一数字已经超过600家。

澎湃新闻注意到,早在2011年4月,观唐俱乐部便因未取得行政主管部门的审批占用林地,被北京市国土资源局作出行政处罚。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观唐俱乐部的行为属于非法占地,即占用东郊农场的国有农用地2680平方米、4554平方米(约10.8亩)的林业用地,责令其自行拆除非法占用土地上建设的建筑物和其他设备,恢复土地原状。

观唐俱乐部并未执行处罚决定,为此,北京市国土资源局还曾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1年11月18日,北京朝阳法院准予强制执行。

2014年12月,因拒不履行法院强制执行的决定,观唐俱乐部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经澎湃新闻查询发现,2015年初,作为观唐俱乐部的股东之一的东郊农场也因此被入列失信“黑名单”。

10月25日,澎湃新闻探访时发现,观唐俱乐部大门已被拆除,门前围着铁丝网,一块白板上显示:私人用地,闲人免进,擅自闯入后果自负。偌大的球场内,有关高尔夫配套设施均被铲除,地上还残留着推土机碾压的痕迹,整个球场处于荒废状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