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球队员以刘翔为标杆 体教结合有助项目发展(3)

2009年10月七人制橄榄球确定成为2016年里约奥运会比赛项目。国内地方橄榄球队也开始井喷式建立。

几十年来,地方体育局的工作重心是全运会,奥运会的比赛项目都会设在全运会中,对于地方队来说,全运会战略就等同于奥运会战略。谁能在2013年全运会首次橄榄球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就能迅速吸引人才,确立省市队项目优势,甚至将橄榄球打造成自己的传统项目。

有经验的队员、教练,不论水平高低,在亚运前后都被各地方队签完了。直到现在,几所橄榄球开展较好的高校队员仍是地方队争取的焦点,队员一入学就会被地方队协商注册在省市队,地方给学生球员的“注册费”可达10万元,并每月付工资,再给学校一笔培养费。国内最好的橄榄球运动员年薪有8万元左右,加上奖金有的队员最多能拿12万元。

根据今年8月结束的全国七人制橄榄球锦标赛统计,地方、部队共有男女各11支队伍参赛。而各省市的橄榄球梯队就更多了。2011年10月4日,安徽省首届青少年七人制橄榄球锦标赛就有该省11个市,男女21支球队参加。一些地方队还请了外教。

“进入奥运之后,我也认为橄榄球应该摸索一条特殊的发展路径出来。我比较反对动不动就成立一支省队,队员从体校上来,这还是过去那种方式。如果这样,人才的培养、退役运动员的管理等所有问题都会在橄榄球这个项目重演一遍。” 曾任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橄榄球协会副主席崔志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当时的想法是,地方建队可以跟大学共建,不要从早练到晚。建专业队的钱投到大学,体教共建、结合。橄榄球是非常动脑筋的一个项目,瞬间反应要求特别高,学习对打球一定是有帮助的。但是当时地方比较在意是怎么瓜分队员。到最后,还是走回老路,很遗憾。中心只有建议权,不能要求地方一定怎么样。可能地方已经习惯这种管理方式了,他们多少项目都是这么走过来的。以前的红利——以前那批大学培养的球员,就慢慢被吃光了。”

郑红军现在是国家队总教练,他把男队交给了弟子张志强,自己被安排带成绩突破可能性更大的女队,在北京队也是如此。郑红军、张志强等农大教练和队员都被借调到北京队。遵照农大培养橄榄球运动员的传统,北京队的农大学生队员被要求周一到周五在农大上课、训练,周六日回北京队训练。

“水平是会受到影响,训练肯定是专业队最好,但是不能不上学。没有教育,运动员的思维、分析能力都受影响,教练很费劲。” 七人制橄榄球男子国家队主教练张志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打完世界杯外围赛后,郑红军和张志强将带领北京队去新西兰拉练一个月。处在南半球,且橄榄球运动发达的澳洲一直是国内地方队拉练的首选,但国家队目前反而还不具备这种条件。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