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判罚解读:阿根廷争议多丹麦突尼斯两次手球均未判罚

纵览小组赛第3比赛日的四场对决,阿根廷与沙特这场无疑出现了最多的争议判罚。昨晚比赛结束后,裁判圈便发文分析了一些焦点事件,但还是遗漏了

阿根廷19号奥塔门迪出球后被沙特队员亮鞋钉踢倒,温契奇没有判罚犯规,阿根廷队随后完成了头球攻门,被沙特门将扑出。从沙特队员的动作来看,这是一次明显的犯规行为,VAR本应介入,结果却漏过了这次事件,这很可能是本届世界杯第一个严重的点球漏判。(“完成进攻”并不能成为点球漏判的理由)

综合国外裁判论坛的讨论,大致可以将温契奇本场比赛的执法表现总结如下:上半场的点球判罚属于典型的“soft penalty”,但在国际足联本届世界杯的尺度下还可以接受。本场比赛的执法难度在下半场陡然提高,温契奇的表现不算好,第62分钟的点球漏判非常明显,而伤停补时阶段沙特队员头部重伤后没有及时吹停补赛则是最令人无法接受的,丝毫没有从队员生命安危的角度出发来考虑。这场过后,我们在本届世界杯的赛场上不一定能够再见到温契奇作为主裁执法比赛的身影了。

本场比赛的其他争议事件及裁判员评分,请移步至昨晚赛后发表的判罚解读文章——【判罚解读:阿根廷点球判罚是否合理?劳塔罗为何越位?】

由墨西哥名哨拉莫斯执法的这场比赛的前70分钟都风平浪静,直到丹麦队2号安德森在本方罚球区内手臂触球。

通过回放可以看出,安德森得球后被对手反断,突尼斯队员将球踢向球门线,在距离非常近的情况下球经过安德森的膝盖后折射到了他的手臂上,裁判员判罚角球,VAR静默核查后认定这次手球并非“清晰明显的手球犯规漏判”,所以没有介入。

第92分钟,丹麦队角球开出,球落下后打在突尼斯队员的胸部,随后反弹到了他的左手上,裁判员没有判罚犯规,随后VAR在死球时介入,拉莫斯亲自到场边观看回放后认定在手球发生前,丹麦队7号延森用肘部推人犯规在先,最终判罚攻方犯规,判给突尼斯队后场直接任意球。

本场比赛出现的两次手球情况均属于球经过队员身体折射后意外打手,主裁拉莫斯第一时间均没有判罚犯规,其中第一次丹麦队员安德森手臂触球时,由于其是在向前跑动的过程中,属于正常摆臂导致的自然位置,VAR没有介入可以理解,而第二次突尼斯队员手球时则选择了介入,说明VAR团队对这次手球持不同意见。

然而,由于突尼斯队员手球发生前丹麦队确实推人犯规在先,其实这次VAR的介入以及建议裁判员进行场边回看(On-field Review, OFR)的决定纯属“多此一举”,在国外裁判论坛上也遭到了抨击。鉴于VAR静默核查潜在的点球漏判时需要同时对事件发生前的进攻过程进行确认,既然存在明显的攻方犯规,那么随后发生的手球就不能算作“清晰且明显的点球漏判”。

从VAR没有介入安德森手球的决定来看,本届裁判员对于手臂自然位置的理解还是比较宽松的,当然还要继续观察后续比赛中是否会有相似的手球案例出现,才能进行对比。

本场比赛的重要事件发生在第53分钟,莱万多夫斯基突入对方罚球区,被墨西哥队15号莫雷诺连拉带绊后倒地,当值主裁克里斯·比思没有判罚犯规,随后VAR在死球时介入,比思在场边观看回放后判罚点球并向莫雷诺出示黄牌。

很多球迷朋友可能觉得这次点球判罚同样比较牵强。但正如之前所说,本届世界杯裁判员对于防守队员在本方罚球区内的手上动作吹罚地极为严苛,更何况这次莫雷诺在与莱万争抢身位时做出了明显的拉拽球衣以及伸腿绊人的动作,点球判罚没有问题。值得探讨的点在于这是否属于一次“破坏了对手明显进球得分机会”的犯规?

纵观全场比赛,双方的身体对抗异常激烈,比思共计吹罚了30次犯规,仅出示了3张黄牌,在犯规动作的识别上出现了多次偏差,导致了多次明显鲁莽犯规动作的黄牌漏判,先后执法了东京奥运会及世俱杯决赛的比思本场比赛似乎并不在状态。

本场对决双方队员都专注于比赛,执法难度并不是特别大,代表非洲裁判首次亮相本届世界杯的戈梅斯很好地控制了比赛,同时也没有任何复杂的情况出现。

下半场阶段犯规次数稍有增加,戈梅斯向三名澳大利亚队员出示了黄牌,但他漏过了第64分钟澳大利亚队22号欧文对楚阿梅尼的踩踏犯规,引起了法国主帅德尚的不满。

不过,这次黄牌漏判对比赛整体影响不大,只能算作一次“小瑕疵”。年仅40岁的戈梅斯已在开赛前宣布将在世界杯结束后退役,他执法的比赛是看一场少一场了。鉴于他本场比赛较好的执法表现,拿到第二场小组赛的执法机会应该并不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